他始信,有言道,一眼终生。
战国无双/三幸/不逆不拆

赖以码字为生的手机砸了 黑了一块 我现在连我字打的对错都看不出 八月底拿回电脑前是凉了
故此停更
桌面三幸足証这真是我的手机(哭了

有所思(气剑脑洞十)

如果我真的很久没更,除了忘记,一般就是我真的不知道要写什么,卡文了。

本次是卡文无误。

要是感觉文风变了,那就对了。(下跪)

十五。

这日恰巧便是寒食,前来报名参赛的人显然少了些。比试不曾打过几场,倒有好四五人来邀逐风一同去遊玩吃酒,多是姑娘们,也有几个穿金抡银看上去像是世家子弟的人,都让逐风含笑一一回绝了。问晴就在他身旁呆愣愣地看著,总没说话。

二人段数已高,再兼人数顿减,等待不觉变得漫长许多。逐风见问晴坐在他身旁抱著剑幾乎要闭上了眼,不禁好笑,看看时间差不多过了未时,便抚了抚他的背,倒有三分怜惜的意思。

“问晴道长。”

问晴眼睛瞇得迷迷糊糊的,只感觉背上暖暖的很舒服,不仅没醒...

有所思(气剑脑洞九)

逐风道长仇恨拉得超级稳,我接到至少两个觉得be也好的意见了。(?)

不过啊…不好说、真的不好说。

十三。

问晴在华山上过得並不算特別好,当然,也没有不好。

师父对他始终如一,不是冷淡似冰,就是兇得要命。平时话也懒得和他多说一句,可若什么事情稍有不虞,总要招她一顿好骂,连剑鞘都能抓来敲人。但问晴並不介怀,因为她骂人的声音总是那么清脆,手上的力道也幾乎不疼。

而他身上的每一件袍子,都是师父一针一线缝出来的,他也知道。只是师父明显不欲让他晓得,他便也从来不提。

他能用以报答她的,不过是聽话,练剑。

原本他是认为,这样也就过得下去了的。

同门疏远,人群背离,问晴从来也不曾当一回事,只道...

有所思(气剑脑洞八)

期末让我完全忘了这篇文。随便更一下。

逐风做了什么大家也结合上篇自己理解一下。我失去描写能力了。(???)

十一。

问晴很早就依了约,来到山庄后有些距离的九溪十八涧等逐风前来。这地点也是昨日逐风说的,道是这里离会场足够远了,人少,清静。

逐风御气抵达时,远远地便看问晴一人独立在溪水交纵切出的孤岛上一棵大树下,惯常的抱剑姿势,迎风而立,却是背对着他,望不见神情,不由得喊了一句:“问晴──”

问晴震了好大一下。他能清楚看见对方本来就有些紧缩的双肩像让针紮了一口般猛地弹起,却是倔著不回头,只有两个耳朵向着他,微微泛红。

逐风点地收劲,三两下便转到问晴面前,作势去抚他前额。问晴闪避不及,让...

有所思(气剑脑洞七)

把剑咩好好拆吃入腹是我人生的终极目标。(之一)


九。


  才第一场,他便错炸了逐风的镇山河。

  仅管最后逐风边护着被震伤心脉动弹不得的问晴,以惊涛裂岸之势反手一个八卦,紫气盈身剑发如电,硬是扛赢了这场一对二的局势,他还是丢脸得简直想自绝经脉以谢天下。

  当时情况说来也算尴尬,不过是问晴觉察对面见自己屈居劣势打算联手夹击,见两人踏进了自己阵地内,指上才作势,地上便落了那唯一一个仅有八尺的纯阳诀气场。

  ……总之,确实,完全,是问晴自己反应不及。


  望着下了场都还抱着剑,缩在一旁毫无復原迹象郁郁寡欢的问晴,逐风倒是没特别说什麽,连半个字的质问都没有,...

有所思(气剑脑洞六)

六一,我们不吃肉,吃糖fu芦。

本篇时间线反正不是接的上一篇。


?。


  逐风心情很好,山庄外来了个卖糖葫芦的小姑娘,他自己买了一根,一想又回头多捎了一根,准备带回去给问晴也嚐嚐。

  一进门,他便看见问晴倦在矮椅上,斜着桌子打盹,手裡还是抱着那把剑。逐风突然就感觉心裡一沉,上去推醒了他,力道不太客气。

  问晴迷迷煳煳的睁开了眼,没说话,就是用那对还有些懵然的眼睛看着他,像是在问怎麽了?

  他微笑,把鲜甜娇红的糖葫芦在问晴眼前一晃:「给你带了糖葫芦,吃吧?」

  对方只是困惑地眨眨眼,眸间慵懒的水色流转,完全没醒。逐风索性把糖葫芦戳到了他嘴上,泛着亮光的糖...

有所思(气剑脑洞五)

我的更文原则就是,当大家都忘记这裡还有一篇文,它就悄咪咪地更新了。

有点懒得文中描述,气咩是燕云道长不错,但问晴不是老白发剑茗,他穿的是南皇。

为啥?作者喜欢啊。


  七。


  大雪寂寥。

  纯阳山巅四季飞雪,夏天也是冷,冬天更冷。他独立山峰,望着满天乌压压的云层发愣,长剑软绵绵地贴在身旁。

  然后师父走过来,抬手就是给他一个爆栗,与清脆的声音一同砸到他脸上。「你看什么呢你。秘诀都读完了?吐气运息练过了?天道剑势都演过一遍了?」

  「……练过了。」

  又是一个爆栗,弹得他差点摔下去。「练过了,练过你不会再练一遍吗,你是天才啊入门两天就什么也会了?就你...

有所思(气剑脑洞四)

虽说我以前确是偏爱傻白甜的军爷……


五。


  扬州酒肆裡閒坐。


  「你看如何?」

  「小道长么?是有点意思。面上一副老成样,生嫩得很。」

  「动心了?」

  「动个锤子,又不是你。」

  「话别放太早啊。」

  「真不。就是给你糟蹋可惜了。」

  「好失礼啊。分明你比我恶劣多了。」

  「呵,彼此彼此。」


  瓷杯互扣的清冽声响。


六。


  问晴和逆云一路磨到了十段上下,却是输多赢少,再也上不去了。

  问晴头有点疼。逆云可能是连打了几天有些乏了,沧月出行天道,断魂刺盖大道,霹雳顶玄一,总之怎么他以前从未犯过的奇葩失误怎...

有所思(气剑脑洞三)

一切都是脑洞,走一步算一步,只有CP是必然的。我对备胎情有独锺。

不然大家可以参考下标题。(终于生掰出了标题!)


三。


  问晴说不上来天策将军强不强。第一场战,对面两个黑衣长发的万花,皆是花间心法,天策踩倒了一个,马蹄子高扬间瞥见了另一个抬手绿光迸发开了乱洒,居然一个回头窜到了问晴面前,把他护在了身后。渊。问晴愣了愣,指上捏的大道诀剑气仍是绕过了天策身体,定住了对面花间的脉穴。

  他们赢了。出来问晴自己感觉有些尴尬,他一向单打独斗惯了,莫说从未与人配合过,被护在后面更是实实在在的头一遭。想开口让天策不必如此,又猛可想起自己偏没记得先问过对方名姓,不知怎生称呼,一时语...

有所思(气剑脑洞二)

依旧是渣男咩与备胎咩。好说歹说的取了个名字。

本系列都很短。想到就更。没逻辑。没剧情。


一。


  问晴奉了师命,远赴藏剑山庄去参与名剑大会时,正是烟花三月的时节。

  他赶路子,绕过了繁华地长安没去,一路洛水承着淮河,轻舟快水地便到达了扬州。舟子与船都换了几番,同路客可是一个也没。幸而他本不同人相与,閒暇便练剑,不得伸展的时候,便提着剑擦,生怕这把师父赠与的银剑染了些许尘色似的。

  纯阳宫有钱,师父却不想多给他半两银子,盘缠早在初抵洛道时便让问晴几乎用罄,不得说,只得给那裡人家画几道驱邪避害的灵符,或者乾脆直接清除尸人,换一餐,换一宿,换他下一趟船费。问晴没觉得...

1 2 3 4 5
© 獵鳳 | Powered by LOFTER